中国旅游俱乐部(CTTC) 用户名: 密码: 世界游民: 免费注册 登录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联系我们
桂林人力资源
首 页|旅游目的地|必游景点|境外旅游公司|互动世界|商旅会奖|海外投资|精品购物|视频快递|海外搜房|电子期刊|English Version
互动世界
>> 南美洲 >> 智利(Chile) >> 旅游游记

游智利:复活节岛全录

2011-11-01  类型:转载  转载者:kongwei  我也来发表游记  【字号:

Tags:复活节岛 智利 南美 旅游

    旅行是异质化的过程,因此在踏上旅程之前总是忧喜交惧,然而一旦开始了旅行,却发现那些没电没水没文明的疑虑都不存在,有的只是自以为是的恐惧。
 

    前往复活岛的班机是跟飞往智利的班机一样机型,飞机在空中绕了一个大圈让我们得以看到整个复活岛的全貌,在西南沿海凹陷的火山湖还有在海上的三座对于鸟人文化极其重要的小岛,一瞬间像是张开的翅膀不停在脑海里延伸,那些关于MakeMake神在地上自慰创造出的众神,那些空洞眼神的Mo-ai”摩艾”像遥望天际的神秘,都成了一个个的死结缠纠缠在一起。

 

    走进机场大厅,盘根错结的景象初见到还真让人有些措手不及,不过很快我们决定分头去领行李和找旅馆,大厅内旁的柜台就有许多提供住宿和租车的当地人,比较了一下,大至上是20美元左右的价格(含早餐及个人卫浴)

 

    初见当地的岛民,商业上的尔虞我诈让我有些疑惑,自己到底是为了甚么到这个岛上来呢?

 

    Mo-ai(摩艾)到底是甚么?我又为了甚么来到复活岛呢?

 

    在接连的内战、外患和疾病的交击之下,真正的岛民在天花盛行后几乎灭绝,这些在大海啸之后把全数倾倒的摩艾部份重建,重新把复活岛的神秘分享给世人的当地人,他们真正在乎那些摩艾和鸟人传说吗?

 

    矗立在海边仰头遥望远方的巨大摩艾像,被强烈色彩的蓝天白云和草原围绕,他们为了甚么样的事情会有那样深邃的眼神,学着他们在烈日的酷晒下遥望远方的神态,有时候我竟觉得他们或许思索太久了,以致于他们忘记是哪一件如此重要的事情让他们陷入沉思了。

 

--------------------------------------------------------------------------------

 

    在太平洋靠智利的这一侧,南回归线以南,有一个小岛。

 

    下面的故事只属于对神话故事和摩艾像有兴趣的朋友们;

 

    但是我要声明,这是一个悲凉的故事,但是让一件事或是一个民族的神秘如此的令人费解的就必然是个悲伤的故事。

 

    在太平洋的另一侧,玻里尼西亚(Polynesian)岛上的子民,在他们文化的某一个时期,当他们造船的科技已经成熟,他们开始以海为途,以苍穹为界,以繁星指南,派出一批批年轻力壮的勇士带着可供繁衍的牲畜乘风破浪。

 

    他们所驾驶的双浮翼或是双船身独木舟在苛刻的条件下,现代人所费解的情况中展开了大航海冒险,却又在某个时期神秘的认定他们的探勘已经到达尾声,停止了一切的发现之旅,而造舟的高级技巧也时间中随之失传,这是第一个谜。

 

    他们在太平洋上开枝散叶所形成的南岛语系一直让人类学家津津乐道。以行舟海象最重要的风和洋流来说,南回归线以北从东往西和以南由西向东的定流锋面,以及从北美洲及南极来的洋流汇流向夏威夷的猛烈洋流,使得被当地人称为”世界的肚脐”的复活节岛在航海上成为一个像是百慕达三角洲的神秘地点~难以发现而且几乎无法到达。

 

    从太平洋西边向东进发的船支几乎必然会顺风航行到南美洲大陆,而从南美大陆回头航行的舟船又必然会顺着合流的洋流往西,直达夏威夷群岛,但是在一个谜样的偶然情况下,原住民在公元四百年前来到了他们称为”RAPA NUI(世界的肚脐)的复活节岛,成为岛上最早的主人。

 

    经过四百年的繁衍,在公元八百年到公元一六八零年间,岛上的居民疯狂的在岛上建造那些你眼熟能详的摩艾像~那些马脸、挺鼻、大耳、下巴厚道又眼神深邃的家伙,你也许在电玩中的沙罗曼蛇跟魔法门中看过他们,但是你或许不知道摩艾也有女性,有的摩艾有做出眼睛(又或许那些眼神深邃的只是在岁月中遗失了视觉),有的摩艾带着可爱的红色石帽子。

 

    好,我们先除去最不用用脑去思考的外星人理论,要能够从火山岩中雕刻出那些巨大的摩艾像(现存最大的高达二十一公尺、重一百七十吨),每一尊都需要多少的勇士群策群力,所以你可以想象那是一个极度分工的社会,从拔尖的神权国王、主教、战士到奴隶,这个根深底固的封建社会运转了八百多年的时间。

 

    提供一个让我们中国人有认同感的一件事,复活岛上原住民所研发出来的ORANGO ORANGO文字如同埃及和我们一样都是象形文字,一个符号表示的可能就是一个人、一个日期或是一个事件,而且当在一个句子中要刻写一个已经出现过的符号就会倒写。

 

    经过这八百年的时间,摩艾虽然在MIRU一族所把持的神位君权(ARIKI MANU)授意下一个个被兴建,但是要运送大型摩艾像所需的杠杆~树木也就因此被砍发殆尽,这样一来靠渔业为主的岛民生计就陷入困难,这对于MIRU一族的ARIKI MANU所领导的封建体是严重的指控,岛上开始陷入严重的内战,许多代表RAPA NUI社会精神的摩艾在战争中被波及甚至推倒,而这也让RAPA NUI的信仰从对摩艾的专注转移到鸟人文化。

 

    在后摩艾时期,他们推翻了以MIRU族为首的嫡传神授君权,决定在每年的七月左右遴选各族强健的勇士,这天他们都会来到岛西南的火山湖口(RANO KAU)进行对于他们信仰中创物主MAKE MAKE神的祈福仪式,而后那些被选出的勇士将会用红色的颜料装点,并从火山湖面海让人触目惊心的悬崖攀爬而下,游过充满暗礁和鲨鱼的水域,来到原住民心目中的圣鸟海鸥~”黑头信天翁”(Apizarrado Sterna Fuscata)会产卵的三个海上小岛(MOTU KAO KAOMOTU ITIMOTU NUI)寻找牠们今年所产下的蛋,而后勇士们须将蛋放在头前的围巾上再游过危险的海域,重新攀上峭壁。

 

    能够完成这些事情的勇士,就被认定为将继承MAKE MAKE神的力量来统治人民,称王的勇士被称做鸟人(TANGATA MANU),居民也将为这些大无畏的君主在石头上刻下象征的图腾,这样的仪式直到1864年才停止。

 

    不过从我的角度看来成为鸟人并不令人感到开心,虽然你勇敢的行径将受到大家的崇拜,你的家人和你都将受到所有子民的诚心贡养,然而你却必须选择远离人群在岛东边的Rano Raraku独居,而且在任期一年任期间不得为自己洗澡、理发或是剪趾甲,简单来说你只能受到你的副官主教设餐贡养,而且只有他有这个荣幸能帮你梳洗(连你自己都不能!!!),难怪有些考古学家会提出社会架构的阴谋论,指称这是为了不让君权再陷入某一族的垄断或是RAPA NUI社会的另一场混乱。

 

    时间来到1864年,来自秘鲁的奴隶贩子来到岛上,把绝大多数的岛民(一千多位)抓去挖鸟粪,这也包含了主司熟悉并用纪录ORANGO ORANGO文的长老。这位传承RAPA NUI继有知识的长老并没有机会回到岛上,也让RAPA NUI的神秘知识伴随他长眠,留给后世永恒的疑问。

 

    这一千多位被奴隶贩子抓走的岛民最后只有十五位回到岛上,他们随行之中还带着致命的天花…。

 

    随着熟知这故事内情的原住民精神腐朽,独自守着这秘密的摩艾也在内战、1883年和1960年的两次大海啸之中被全数击毁,尔后才由智利政府重新修整。

 

    你终于可以明白,这故事有多悲伤,摩艾的神秘是怎么样诞生的吧。

 

--------------------------------------------------------------------------------

 

    今晚经过了一整个白天沿着复活岛西岸向北地毯式的寻找着摩艾和洞穴,中午过后在Terevaka山区开着四轮传动的吉普车”草原大暴走”后,幸存的我们身心具疲的回到Down town,洗下一身的尘土兼上完网,在夕阳中啜着冰凉的啤酒看着黄昏中的摩艾剪影。

 

    摩艾跟鸟人传说在我的脑海里迭影,再加上今天参观完岛上唯一一座由神父赛巴斯提昂(Sebastian)1973年募建的博物馆(Museo Antropologico Padre Sebastian Englert)后,我读着这个故事的末尾,又开始自顾自的猜想那些摩艾和鸟人的心事。

 

    也许,原住民的祖先和他们的王都很怀念那些没能跟随他们一起,在不可思议的偶然下得以来到这个岛的同伴们,当他们怀念起他们祖先族系里提到的亲人,一开始他们会站在海边,等待而张望,等着终有一天来自海那一端的血亲。

 

    一年又一年过去了,他们的等待一次又一次的落空,却还是没有人可以航行到这个小岛,他们于是决定在环绕着岛上的沿岸兴建起一尊尊巨大显眼的摩艾像,张显鲜明的轮廓期待他们久候的族人有一天来到这个岛的附近,他们可以从摩艾像熟悉的五官里得到岛民留给他们的线索。

 

    天灾人祸一波波袭来,岛民的等候终于从失望变成绝望,伐尽的树木不只不能再运送摩艾像到海边、无法补鱼连生计都有困难,却又无法造舟离开这个苦闷的孤岛。

 

    长久无法与外界接触的疏离混杂想要彻底逃离这个小岛的渴望让岛民不停的寻找心灵上的出口。

 

    岛民们仰望天空,他们看见黑头的信天翁展翅飞翔,在牠轻巧无拘束的身影中人们寻找到答案,他们于是期待化成鸟人,得到伟大MAKE MAKE神的眷顾,从人化做可以自由自在、拔翅飞起的鸟儿,也许就能乘着一道风拔起,跨过湛蓝的大海,飞到任何能让他们感到喜乐的地方……。

 

    这就是我的摩艾与鸟人文化传说,不晓得你信不信^______^

 

--------------------------------------------------------------------------------

 

草原大暴走

 

    复活岛的日照十分强烈,非得用”酷晒”才能形容,如果尝试hiking去展开摩艾探索之旅的朋友一定要十分注意水份的补充,不然很有可能会有中暑的情况。

 

    那一天我们在四轮传动的吉普车上,在过了AKU AKIVI后我们北行,豪气干云的准备攻上复活岛的最高峰,想象着在峰顶高举国旗的豪迈就如此的让人心动不已。

 

    循着地图要到达峰顶并不难,然而穿出了地图上标明的路线,一旦开始延着若有似无的胎印在高原大暴走后,就发现一望无际的草原上有着阡陌交错的车轮压迹,而这些道路的终点都埋在草原之中深不见底,在午间一点多陆续攻顶并完成发现有深绿植披覆盖的火山湖后,我们就陷入了要回到地图上标明路线或是寻找最近公路的草园大暴走。

 

    即便我们万幸带了指南针,在峰峦交隔一望无际的原野上,究竟该往哪个方向并不容易拿定主意,经过了一个多钟头的摸索,我们为了避免体力和饮用水的过度消耗,我们派出farmer到至高处定位并探索行进路线到底通往何处。

 

    望着这些难以分辨方向的车胎压迹,偌大的草原没有任何路标,除了偶然在草地上抬起头来张望的马匹外没有可以问路的人家,要找到回家的路并不容易,索性穿过了树根盘结的森林后我们回到了公路上,结束了这一天的草原冒险。

 

    回到家洗掉一身的尘土我们坐在一个海边的餐厅,回想这一天的经过虽然刺激,可是却衷心希望这永恒的回忆不要再发生了。

 

--------------------------------------------------------------------------------

 

博物馆

 

    在1973年由Sebestian神父募集兴建的博物馆是岛上唯一的博物馆,这边也收藏了很多过去岛民使用的针线渔具工具和石木雕人偶,博物馆内只有西班牙文的说明,但是提供英文和法文的导览,讲解起源于玻里尼西亚(Polynesia)的南岛民族是如何来到复活岛,而摩艾的兴建过程与鸟人传说的起源和仪式也在此完整的呈现,分享多年来致力于寻找复活岛秘密的科学家和考古学家们得到的结论。

 

    博物馆内有特别的纪念品贩卖,蜡烛制的摩艾像所费不兹但是值得收藏。

 

--------------------------------------------------------------------------------

 

鸟人传说

 

    从1680年后岛民的最重要信仰~鸟人文化,让占据复活岛西南紧临海面的火山湖口外围成为了解复活岛文化十分重要的一环,从市区开车到此地只要十五分钟,延着unpaved way向上右手边就是机场跑道和美丽的海景。

 

    停好车做好绝对防御的防晒,我们沿着稍陡的火山湖口逆时针遶行,这火山湖口说起来是我们对于复活岛的第一印象,早从飞机在天空盘旋的那一刻就烙印在我们的视觉记忆中。

 

    沿着火山湖侧才感觉到这火山湖的宽阔和陡峻,如果没有强力的广角镜头是无法把整个火山湖一次入镜的,步行的尽头是国家公园的围墙,在此花费10块美金/人的价格可以入内参观岛民过去居住的石板半穴居,当然还有石壁上让人着迷的鸟人图腾和海上重要的三个小岛。

 

    注意入口处”请走遵行路线”(keep on the trail)的标志,这代表你不能随意离开遵行路线也请不要进入标示有禁止进入的叉路里。在鸟人图腾的平台上一次只可以供五个人参观,请配合这些指示,做个有品的台湾旅行家。

 

--------------------------------------------------------------------------------

 

摩艾圣地朝圣

 

    29日 天气 太阳 5+ 酷晒 记得准备太阳眼镜、防晒乳膏、帽子、足量饮用水

    建议装束 薄长裤 登山鞋

 

    刺客三部曲的末尾,惟真王子吃力的把精技灌注在雕刻的石龙身上,一凿一斧。但是要让石龙动起来,维真王子必需放弃自己的记忆,把那些曾经对自己重要的回忆放在石龙里让牠生灵活现…。

 

    如果你只是来到复活岛一天,闹街上靠海的那一尊摩艾一定让你不停的按下快门;如果你来到复活岛已经超过三天,你一定知道被我们称做”摩艾森林”的圣地Rano Raraku,这边过去也是鸟人国王在任期间离群索居的住所,在这里,俯拾即是的各式摩艾将令你头皮发麻,就算是过去那些复活岛的大头像是如何的让你漠不关心,在此你都感到他们蛊惑的神秘力量而感到让人感到澎湃不已的悸动。

 

    从环岛公路从南环东行往Pi的方向,斜体的”m”字形的陡翘山丘就是复活岛过去的灵魂所在。

 

    分散在岛周围的摩艾多半都是在这个圣山雕塑,再由岛民千辛万苦的运到海边立起来的。

 

    从Pave way左弯下到黄沙滚滚的支路,一路我们朝着笔直耸立的石山前行,停好车踏进门口不过几步,那些怀抱着或笑或愁表情的巨大头像以惊人等比级数的萦遶心际,原因是你看到的不只是稍远处靠东北海案线的并列十五尊摩艾而已,你看到的是百十个巨大的身影,一尊尊自石山里被过去的岛民亲手创造的线索;有的在百年的红土中静静的露出鼻上的双眼潜望世界,有的还仰躺在石壁中耐心等待,有的在从左手边环绕向上的草径边草丛里突然的让你眼尖认出,留下满心的惊艳。

 

    循着标示的路线可以上行到山头后宽广的火山湖口,往山顶零线的路途中还有许多表情丰富的摩艾,充满兴趣的在灌木丛间悄悄的观察着你。

 

    我们沿着稍陡的山路向上,覆盖黄沙的斜坡须小心行进,在山巅零线前仰躺的摩艾处正是俯视壮阔火山湖的绝佳地点,向着火山湖我们纵情大叫,把我们这三天在复活岛感受到的兴奋用力的宣泄,回荡在湖间的热情回应让我们攻顶的豪情更加激昂。

 

--------------------------------------------------------------------------------

 

    夜晚十一点,机场附近的Aloha餐厅正是人声鼎沸的时候,强而有力的原住民完美合音每一分钟都灌满了每个人的耳膜,透过动感强烈的鼓声和着鬼技的吉他声把复活岛的小岛风情如同今夜的餐点一样带到每位客人的桌上。

 

    坐在微风徐徐的沁凉星空下,啜饮一口小店的调酒”春天”(primavera),亦酸亦甜的挑情口感,在悦耳的歌声吉他伴奏声中更显得风情万种。

 

    我们的座位面对着我们的吉他手蓄着飘逸的黑发,继承了拉丁吉他的神貌弹起独奏来如行云流水,让在场宾客如痴如醉,一个半分钟的空档引来在座客人一声声”Bravo”,催促着乐团弹奏”Macarena”。

 

    到过了堪称”摩艾森林”的Rano Raraku ,盘据整个山头或倾或倒,完成或未完成的大大小小摩艾,对于复活岛魔幻的创作风格又有几分迷恋,回到镇上拣了一间宾客鼎盛的Aloha,这里跟许多当地的餐厅一样都点得到生鱼片,裹着白芝麻粒吃起来十分新鲜。最推荐的是,花生粉粒调制的豆芽菜盛着微甜酥软的酥炸鸡肉块,一口一口都是让人愉快的口味,一边用餐一边享用着令人目绚神迷的音乐,有甚么比这样在小岛的生活更让人欣羡呢?

 

--------------------------------------------------------------------------------

 

曙光

 

    时间是早上的五点半,我咕哝着抬起头,凌晨的复活岛显得格外安静,只有偶尔听闻的鸡鸣声(事实上这两周是当地的重要节日,许多的仪式和表演都在白天和夜晚热闹的进行,在稍近闹区的旅馆,鼓声和表演可能可以持续到凌晨两三点,这一系列的活动将在最后一个礼拜天到达高潮,勇士们将在圣山后的火山湖划独木舟竞技,岛上分别以两位女王为首的表演赛各有积分,最后合算的结果会评定哪边的女王胜利)

 

    我摸黑进到浴室打开灯盥洗,硕士也在微光中迟缓的坐起身来…。

 

    复活岛的时制相对于日出日落显得有些不合宜,天亮通常要到七八点以后,但是为了不要错过这个看到太平洋海面日出的机会,我们一点多在闷热中沉沉睡去后,五点五十分大伙就坐上车,在偶有路灯的公路上延着东南的海线前进,凌晨的路上没有其它车辆,只有四个还有点睡眼惺忪的台湾人和在CD 片里伴随我们的五月天在更加漆黑的公路徜徉。

 

    还好昨天才刚去过圣山,在接近圣山前有几个深阔的路面凹洞要小心注意,在没有光害的天然夜空里我们看到数不尽的繁星点点,运气很好的没有明显的月光,因此银河带清楚的在眼前展开。

 

    在面东的方向耀眼的金星或许是邻近地球的关系显得巨大而耀眼,凭借着她光彩夺目的指引我们一路向东,在过了指向圣山(Rano Raraku)的招牌后再过十分钟,我们来到十五个摩艾并排的海边。

 

    由于没有路灯的关系,这十五个摩艾像并不如想象的容易寻找,我们在公路上把车身转向海边,用远光灯寻找落在海上的影子,定位后再开出pave way到叉向海边的路边直到摩艾身旁。

 

等待日出

 

    四个人紧紧挨着六个LED的小手电筒,我们除了要小心地面上的大石头外,还要留心随地都可能踩到的马粪,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里,我们用慢快门拍着美丽的金星等待日出。

 

    在黑暗中摩艾巨大的轮廓就在星空下恣意的扩张,让看着他们十五个一字排开的我感到一阵突然的恐惧,彷佛一瞬间感觉到他们与我差异的时空就如同他们的身影一样巨大,而他们这千百年来沉默的思索让我曾经感受到的悲喜都显得微不足道。

 

    也许他们也在我们看不见的地方悄声的谈话,甚至在我们没看见的时候伸个懒腰换个姿势也说不定。”

 

    随着海平面上渐渐泛起的鱼肚白,集结到我们身旁的观光客人数也就在微光中逐渐增加。

 

    日光缓缓的晕红了海面和云间,艳红的光芒在云隙间如同火焰般喷出,奇异的光芒在巨大的摩艾间穿出,在向着圣山的方向行成光与影的错落间隔,我们惊讶的见证这一幕并且用力的按下快门。

 

    我想,回程当我跟家人和朋友一同分享照片时,我或许永远都无法解释那一个清晨,摩艾在我心底射出的巨大身影有多深邃了。

 

--------------------------------------------------------------------------------

 

海水浴场

    在由西南穿过内陆往北的公路尽头靠近海边的地方,有另一外一个名为 的重要摩艾点,穿过一片椰树林后是岛上难得的白色沙滩,一列摩艾背向着湛蓝的大海,这里是许多外国观光客流连忘返的海滩,在椰树林间有间公侧可供替换衣物。

 

--------------------------------------------------------------------------------

 

帽子工场摩艾们的小红帽

 

    从闹区到这个摩艾们的”小红帽工场并不远”,摩艾的头顶的赭红色圆帽大部份都是来自这个地方,过了机场向东,再过了往滨海公路之后的第一个路口向左,紧接着是一连串路面高低差及大的红土路面,驾车须使用四轮传动并小心驾驶,约十五分钟车程会到达一个牧场旁的圆形停车场,从入口出上山,在此可以观赏到海平面的落日,观看南太平洋另一个最佳的选择是临近市镇的Tahai

 

    从入口处经过牛羊环伺的牧场上行,环绕身边轮廓美丽的绿色山形如诗如画的在视线里展开,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就可以爬到坡顶,一个不太显眼的山凹处有着弯延的小路向下,不过路面是红土沙地而且坡度有些陡峭,最好穿着抓地力强的鞋子并小心前进。

 

    站在山洼想象着过去的岛民不只是把一尊一尊的摩艾从圣山往海边送,连这拥有特殊颜色的可爱帽子也都要千辛万苦的送到远处的摩艾头顶,难怪复活岛传说是如此的让人好奇而着迷了。

 

 

相关游记